陈增励

陈增励简介


本人 男 汉族 党员 出生年月 63.6.24.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现任教于定远县炉桥中学。在 初中生必读 滁州报副刊
新农村书屋 发表过诗歌 诗歌鉴赏等文章

陈增励

陈增励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鸟巢还在树上

村边的菜地里

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

土制的卷扬机

碰撞的楼板

声音嘈杂

一群受了惊吓的野蜜蜂

四散飞去



每天,枯水塘前的新房子

在明亮与黑暗中空寂



阴雨和风霜洁白的日子里

砌了一层又一层的高墙,工期遥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6/29 8:34:45 陈增励 阅读(1243) | 评论 (1)编辑


蓝天被云层覆盖

光线依然明亮

他们应该看清

树叶蒙尘,一如既往



上天安排一切

骄阳或者说是烈日

狂风暴雨

即兴发作的乌云



我只能慢慢转动心中的经筒

祈祷

在黑暗降临的夜晚

不失时机的闪电

一次又一次地照亮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5/24 16:10:20 陈增励 阅读(1462) | 评论 (3)编辑


盛夏,只要想起

花园又一次结纳了我

就像一匹解了套的马儿

散放在青青的草地上



水开了

一览无余,杯中的浓茶

没有秘密



滚烫的红尘岸上

心明眼亮的落魄者

由衷地赞美

水中的游鱼,从容不迫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5/11 16:47:28 陈增励 阅读(1720) | 评论 (4)编辑


没有钥匙
没有手机
无心的脚步
就是和星星一起行走的心情


炉灶尚有余温
隔着尚未完工的马路
就像隔着承包地里的田埂
说起失踪多年的女人
看工地的老酒鬼
就变成了不分高下的烟囱



好在,我还有被感染的耐心
和他们一起
用细细的筛眼
过滤五味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5/11 16:35:00 陈增励 阅读(1479) | 评论 (0)编辑


注;经本人最近翻阅古籍考证 西曲阳秦朝设立 即定远县炉桥镇

断墙
篱笆以及穿在他们身上的丝瓜秧
坍塌成人们眼中的路障
机器生产的空心砖
灰白色的队列
快速整齐
人们散香烟,放鞭炮
喝酒,划拳,庆贺
我拨开无根的烟尘
弯腰捡起 青灰色
侧面刻有水波纹的断砖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4/23 22:00:40 陈增励 阅读(1699) | 评论 (2)编辑


明亮和黑暗都一样

一只长着耳朵的陶罐

在浑浊的水面流浪

只能记得自己的历程

只能清楚地感知

悠悠的流水

不断挤进有限的身体

最后时刻,它不用睁眼

也可以看见,岸上和身边

有数不清的观众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4/19 8:23:47 陈增励 阅读(1928) | 评论 (7)编辑


新桥和旧桥平行
彼此注视着对方
渡口在时间的杂草中埋没
农田广大
被时代的风雨剥夺了光彩
艰难露出屋脊和门窗的老房子
就像是被淘汰出局的旧家具
静静地摆在
被人遗忘的位置上
只有一些不出远门
保持传统的老人
每天依然用难以割舍的情结
除尘扫垢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4/6 10:09:09 陈增励 阅读(1714) | 评论 (1)编辑


整整一天,走廊外

从屋顶和树梢上跌落的雨

是弯曲的雨

奔走在天地之间

被风吹斜的雨

是变形的雨

断魂或喜悦

留在诗人笔下的雨

是矛盾的雨

暗影沉沉,最终

这些哪儿都可以去的自由思绪

轻快如青蛙投水般果断

纷纷回归

宽阔或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4/4 17:00:28 陈增励 阅读(1612) | 评论 (1)编辑


昏暗的天空是灰色的布景

没有绿叶的花朵很小

人们看不见若有若无的芳香

爆竹不绝于耳

那些莫名其妙的满足

几秒钟的升腾

烟消云散



手提大包小包

盼望下一趟车

寒风没顶

枯水池塘很多直不起腰的残荷



告别冰冷的椅子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2/13 15:16:01 陈增励 阅读(1771) | 评论 (3)编辑


西天无形的关隘

失守于层层凝重的黑暗

又是群星密集

我就要终结郊外平静的散步

多想今晚月光很好

描绘出明与暗的构图

但愿不会有突如其来的开闸放水

倾泻而下,吞没两岸

这多余的思考

晚风中丰富而痛苦的沉默



夜幕下,树林是严肃的见证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2/2/13 15:02:42 陈增励 阅读(1996) | 评论 (1)编辑


陈增励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